世界荒诞

起风了

*雷狮生贺
*ooc
*旅人雷x花店老板安

雷狮是个孤独的旅人。很孤独很孤独的那种。“其实孤独和寂寞不一样。寂寞是别人不想理你,孤独是你不想理别人。”雷狮就这样在这世界上独来独往。到底是在这个人山人海的世界呢,还是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他也不知道。然后安迷修就闯了进来,跌跌撞撞的,冒冒失失的。

雷狮到现在还记得第一次遇见安迷修那天的夕阳和风铃。风一吹,风铃就叮叮当当的响起来,雷狮很喜欢那个声音。然后那个年轻的店主一说话,一抬头,雷狮恰好撞进那双眼睛里。雷狮想,那双眼睛,到底是什么颜色?说湖绿色,不准确。说蓝色,肯定不是。薄荷绿还靠近点儿,但是更像磷叶石的颜色。

雷狮喜欢这个颜色。

之后的故事竟然延续了下去。雷狮和那个叫安迷修的眼睛很好看的店主有了更多的交集,渐渐熟络的同时,雷狮觉得安迷修好像和别人有些不一样,具体什么不一样呢,雷狮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不一样,哪里都不一样。世界上人这么多,每个人都不一样,但是安迷修最不一样。那个时候雷狮正坐在藤椅上摇晃来摇晃去,看着安迷修浇花。突然雷狮想到:我不会是喜欢安迷修吧。
雷狮被这个想法吓到了,然后心里咯噔一下,从藤椅上摔了下去。

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雷狮自从有了这个想法,就开始仔细观察和别人都不一样的安迷修。直到有一天,他和安迷修在窗边看星空的时候,雷狮扭头看见了安迷修那双他一直很喜欢的眼睛。比星辰好看不知道多少倍。雷狮想,天啊,我真的喜欢安迷修。但是莫名其妙的,雷狮觉得安心。还好喜欢的是他。

可是后来雷狮走了。他不想感情绊住自由,他有点害怕平淡。走的时候雷狮到底还是留下了字条,和一袋种子。

安迷修喜欢的薰衣草的种子。

离开了安迷修,雷狮并不快乐。他还是独来独往,但是心里好像比以前空了一块儿,他无时无刻都在想念安迷修,也不止一次把别人的名字错叫成安迷修的。酒吧的角落里有安迷修,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有安迷修,拥挤的人潮中有安迷修。雷狮觉得哪里都有安迷修的影子。雷狮走错了一步棋。

他本不应该离开的。
独来独往的旅人想念那个花店老板。

雷狮是想一出是一出,他决定回去,于是他当天就订了飞机票回去。雷狮到底还是受不了没有安迷修的日子。他到底还是放不下安迷修。那个触动了他心底最柔软地方的人,他不能放手。绝对,不能。

雷狮又一次回到了那个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还是一个傍晚,夕阳正好,微风吹过店门前的风铃,叮当响,好听的很。雷狮推门而入,安迷修温柔的声音就传过来。安迷修说:
“您好,已经快关门了哦。”

然后安迷修抬头,看见了雷狮风尘仆仆的样子。和他们相遇的那天一样,还是那双紫色的眼睛。

安迷修的眼睛湿润了。他以为再也等不到的旅人,回来了。


很多年以后。当雷狮和安迷修回忆他们以前的事情时,第一个想起的都是那傍晚的夕阳。,和被风吹的叮当响的风铃。

起风了。

*虽然是雷狮生贺,但我写的好垃圾哦。作为一个雷吹感觉对不起雷总。

欢迎提意见。我一定会改正的。

Pirates and knights are incompatible

*HE
*海盗雷x骑士安
*渣文笔

“Pirates and knights are incompatible。”

以前每当人们说起那个狡猾残忍的海盗雷狮的时候,一定会提起那个温和谦逊的骑士安迷修。因为他们两个针锋相对,天生不合。

那一天阳光正好,微风拂面。洁白的鸽子飞过教堂的房顶。“真是个好天气”。安迷修这么想。之后他就开始烦心了,有人告诉他说有一个海盗登陆了,还专门在神圣的教堂里为非作歹。安迷修扭头看了一眼教堂,听见里面传来女士的尖叫声和男人的咒骂声以及打碎东西的声音。安迷修想骂人。

当安迷修带着佩剑闯进教堂的时候,他看见了一个海盗装束的少年,把剑扛在肩上背对着他。等那个少年回头时,安迷修看见了他眼睛里嚣张的紫色。那人正是那个妇孺皆知的恶党,雷狮。但是安迷修那时脑袋里在想什么呢?他在想:
今天天气真好啊。到底是因为今天本来就好,还是遇见了雷狮才觉得天气好的呢?

安迷修摇摇脑袋,把无关的想法驱赶出去,从腰间拔出佩剑:“恶党雷狮,你将受到制裁与谴责。神灵在上,如果你不投降,我将会把你送上绞刑架。”然后雷狮哼笑一声说:“哦?把我送上绞刑架,你有这个本事吗?”雷狮用剑指着安迷修。

之后那个海盗和那个骑士打了一架,骑士没有把海盗制服,海盗也没有杀死骑士。他们头一次碰上能和自己匹敌的对手。海盗和骑士天生不合。

奇怪的是,雷狮登上这片陆地的次数多了起来,安迷修追着雷狮想要将他绳之以法的次数也多了起来。为什么都没有把对方杀死呢?
雷狮不知道。
安迷修不知道。
可旁人们都知道。

海盗和骑士是怎么是喜欢上对方的啊?那又有谁知道。
直到有一天雷狮的海盗船被其他船队袭击,敌方人数这么太多,虽然雷狮赢了,但也受了伤。雷狮躺在船的甲板上,闭着眼睛,感觉有人来。是对方的人吗?不是。雷狮告诉自己,不是对方的人。“是那个笨蛋骑士。”雷狮这么想着,他太熟悉安迷修了,他闻见了安迷修身上淡淡的清香味儿,跟有的女人身上的刺鼻的香味一点儿都不一样。是他习惯又喜欢的味道。

安迷修见雷狮闭着眼睛,身上也都是伤,慌了。他真的很害怕,于是跪在雷狮旁边,握着雷狮的手,颤抖着要去探雷狮的鼻息。安迷修的手不经意间碰到雷狮的嘴角,感觉有一点上扬。

雷狮突然抓住了安迷修的右手,然后轻轻的吻了安迷修的手背一下。这时安迷修看见了雷狮修长的左手上带着一枚戒指,小指。安迷修不可能不知道戒指戴在小指上的意思,刚想把雷狮拍醒,问问他是不是打算一个人孤独一辈子就想到他们两个是针锋相对的海盗和骑士,于是没有开口。

雷狮睁开眼睛,紫色的眼睛里带着些许戏谑,笑嘻嘻的说“安骑士,你这么担心我?难道说……你喜欢我不成?”
安迷修感觉自己脸红了。确实脸红了。正当安迷修想想为自己辩解的时候,雷狮坐起来,把安迷修右手小指的绿宝石戒指摘下来,戴在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然后把自己左手小指的紫水晶戒指戴在安迷修的左手无名指上。安迷修觉得自己的脸红的更厉害了。

“安迷修,你喜欢我。”雷狮痞笑着说“正好我还缺一位海盗夫人,了解一下?”安迷修学着雷狮的样子也笑着,挑眉说到“那我就勉强答应你吧。”“哦?这么痛快,刚才脸红的是谁啊?安迷修?”“雷狮!!”然后他们相视而笑,抱在一起,拥吻起来。

为什么每次都没能杀死对方呢?
雷狮知道。
安迷修也知道。

后来有人斗着胆子问爱情和自由雷狮选择那个的时候,雷狮心情颇好没有冷嘲热讽,笑了一下说“你说呢?”海盗可没有所谓二选一,他俩个都要。

现在每当人们说起狡猾残忍的海盗雷狮的时候,一定会提起那个温和谦逊的骑士安迷修,因为那个骑士是这个海盗的伴侣,因为他们了解对方,因为他们天生一对。

“One is a pirate
One is a knight.
Pirates and knights are incompatible.
But they also,
perfect for each other.”


*在这篇里把雷总的锤子改成了剑。
雷狮海盗团的各位也没有出场,雷总是独自一人航海,因为如果出场的话……我不知道他们应该往哪儿放…
英文部分如果有错请指出,欢迎提意见。
我都不知道谁给我的勇气写这篇文章,梁静茹吗?





旅人是留不住的

*大概是旅行者雷x花店老板安
*be
*第三方视角
*短篇
安迷修是个花店老板。如你们所见,在车水马龙的城市有一块自己的小世界,挺好的。每天也就是浇浇花,喝喝茶什么的。再养只猫。每天像个退休老人。抱歉……可能太唠叨了吧?还是说重点吧。

如上所属,安迷修的生活本来挺平静的,而且他自己也很满意。然后那个叫雷狮恶党突然闯进了安迷修的世界,在他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要是他也不突然离开就好了。

也是那么一天普通的傍晚,夕阳西下,安迷修准备关门休息了。这时门口的风铃的响起,告诉他有客人的来临。“帮我准备一束花。”那人就这么说到。安迷修有点好奇“好的,不过您要什么花呢?”那人露出不耐烦的神情开口到“是花就行,哪儿那么多讲究。”安迷修不太乐意了,但出于礼貌还是替他包好了花束,一束薰衣草。安迷修只是莫名觉得眼前这个不知道姓名的男人莫名适合薰衣草,可能是这个人的眼睛也是紫色的吧。是不是有点太矫情了?安迷修想着,随口问道:“您是个旅行者吧?天可快黑了,有找到合适的旅馆吗。”的确,眼前人背着个黑色的旅行包,脖子上挂着一架单反,一看就是旅行者的样子。其实安迷修挺想问问他头上那个星星头巾是怎么回事的。“哼,管的还挺宽。没有又能怎么样?”安迷修却突然笑起来。“那你今晚在我这里住下也是可以的,毕竟天色已经不早了,天黑的可真快啊。”那人挑挑眉到“好啊,反正也没地方去。我的房间在哪儿。”倒是不客气,安迷修有点对这个人感兴趣了,他不讨厌耿直的人。“在走廊左手边最后一个房间。那里是多出来的客房。不嫌弃的话请随意使用吧。”那人听了便向房间走去,连声道谢也不说啊。
“不过,你要那束花到底是做什么的呢?看起来可不像是送女朋友啊。”那人听了停下脚步,但是没有回头“只是护身符罢了。”只是护身符啊“还有,我叫雷狮。”安迷修回答雷狮“是吗?我姓安,叫安迷修。”雷狮没有再说话。

第二天早上雷狮起的挺晚。安迷修从和他的对话得知雷狮和家里闹矛盾,离家出走满世界旅行。每到一个地方一般都会这个地方赚取旅费再离开。“那么你要从我这里为了你的旅费来我这里工作一段时间吗?说实话我一个人还挺无聊的。”雷狮打了个哈欠:“你要是想我也不是不可以啊。”“你这人怎么这么欠揍。”“哼,哪像你啊,白痴。”“……”

就这样,雷狮留在了安迷修店里,虽说是工作,但是雷狮一点也没有努力,反倒是安迷修每天伺候他衣食住行,还要付给雷狮工资。好在有雷狮在,顾客多了不少,还都是女性。安迷修得承认,雷狮长的确实好看。

吵架和互掐天天都有,不可避免的,就掐出感情了吧。安迷修觉得可能是相处也有一段时间了,所以情不自禁的喜欢上了吧。在那天晚上和雷狮在窗户前看星星的时候,安迷修不经意扭头看雷狮,看见了他紫色的眼睛。恰似那星空。雷狮也在看他。雷狮也看见了安迷修磷叶石一样的眼睛。不可避免的雷狮也心动了。安迷修和雷狮觉得彼此的眼睛好像和别人的不一样,自己很喜欢,自己可能一辈子也不会爱上别人的眼睛了。但是他们都没有说出来。因为觉得遥不可及。

再然后呢?然后就是结局了。雷狮有一天突然问安迷修:“嘿,你喜欢什么花?”安迷修想了想回答“薰衣草吧,可是有一种品种的我一直的不到。”因为那颜色是和你的眼睛一样的颜色。安迷修没有说出来这句话。那天雷狮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一天没回来,晚上才推开了花店的门,却什么也没说打了个哈欠就回房了。安迷修感觉怪怪的,不太对劲儿,可能是错觉吧。要是真是错觉……就好了。

一周后,雷狮不告而别。只留下一封信和一个包裹,是给安迷修的。安迷修打开包裹,又拆开信封,眼泪一下子出来了。信上只有短短几句话。上面写着:“实话实说,我想我肯定喜欢你,但是我终究要离开。也许是我更向往自由,也许是因为觉得你遥不可及。总之,你是个白痴骑士。你说过喜欢那个薰衣草的品种,种子我给你寻到了,可别养死了,你个傻子。”包裹里面是雷狮信上说的薰衣草种子。希德寇特薰衣草。安迷修不开心。虽然他收到了那包种子。安迷修想:但是,我是因为你才喜欢薰衣草的啊。不是因为花本身,而是因为你啊。你个混蛋恶党。爱情和自由,雷狮选择了后者。

知道无脚鸟吗?它的一生都在天空中飞翔,只有一次可以在地上扎根的机会。雷狮就是一只没有脚的鸟。他已经为安迷修停留。薰衣草的花语是什么?是等待爱情,但是安迷修觉得他等一辈子也等不到了。

因为旅人是留不住的。

*天啊自己写的好辣鸡。
*也许可能会有雷同,发现了请一定告诉我,我好删除啊。
*个人认为的雷安BE,他们大概都觉得对方遥不可及吧,然后就谁也没有说,最后终于是分开了。爱情和自由,雷狮选择了后者。
*喜欢就点和关注活着红心啥的呗?